追‘妻’之路到底长还是短啊!(晓薛ooc)

注意:1(人物属于墨香铜臭,ooc属于在下)
     2(这是在下处女作(´=◞౪◟=)-☆,所以文笔很不好,望各位提提意见,我会改进的,谢谢(*´∀`))
正文:
薛洋在被蓝湛砍下手臂后,脑中浮现的第一个想法是 [阿,把道长给我的糖弄掉了,这可不太好。]
在失血过多,跪倒在低,意识逐渐消散时,脑中浮现的最后一个想法是
[把道长给我的糖弄丢了,道长能不能再给我一颗呢?] –––––––在人地分界中––––––
薛洋睁开眼,眼前是一位神情激动,穿着奇装异服
(在薛洋看来)的‘女孩’。薛洋立刻反应过来,
防备着退后,下意识的在腰间搜索尸毒粉,结果发现自己一身素衣,身上原本的物品,不管是尸毒粉还是霜华,甚至是降灾,都消失不见了。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心中想给对方十八代祖宗扔一堆尸毒粉薛洋也只好装出金光瑶那个小矮子式的商业笑容但仍保持流氓本性地问候对方“啧啧,小妹妹长得不错呀,有没有兴趣跟哥哥玩玩~,不过首先能不能告诉哥哥这是哪里呀~”
‘女孩’听罢,挑了挑眉,走过去一把抓过薛洋的手就放在了胯下那块不可言说之处,成功看到薛洋瞬间的笑容破裂后,道“这里是人间和地狱的分界处。你也知道你已经死亡了,你现在只是灵魂体罢了,这里也就是轮回之境,我们将会让你到另一个世界再次‘体验人生’,当然了我们不会消除你的记忆。至于为什么~,纯粹是我们很喜欢你而已.”
薛洋嘴角一扬,伸出舌头舔了舔虎牙,露出一个阴狠的笑容道[那真是太好了,我可等不及要去‘体验人生’了。]
‘女孩’笑了笑,一抬手, 一片白光闪过,薛洋的身影便消失了。
–––––––––––––––––––轮回中~
薛洋并不在意那个结界中的‘女孩’口中的他们是什么,也不在意他们喜欢他,不在意可以让他带着记忆来到这个世界。
他在意的只有可以重新活着,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可以有机会再次遇到晓星尘。 结果最终发现他在的世界和原来的世界完全不一样。
所以薛洋问候了那个‘女孩’的十八代祖宗20年了。
来到这个世界,学到了和原来世界不同的世界观。大概知道自己出身一个黑道世家,地位处于帝都第一把交椅,父母在7岁车祸亡,由祖父养大,倒是挺合薛洋的流氓本性,16岁便已成为少主,帮中并不怎么认同,全是看在祖父也就是帮老大的面上,才没人敢明面上提意见。但在之后4年中,他们见识到薛洋恶魔般的手段后,背地里也只有一两个家中有子嗣的长老尚未完全支持。
薛洋的小日子一直很滋润,偶尔出个任务端了几个对立团伙。出去品尝美食,一个不高兴便搞破坏,也没人敢对他怎么样。早年帮中有个拿这个理由非议,结果被薛洋把那几个人的舌头都割了泡茶后,没人敢提。
更让薛洋高兴的是遇到了常慈安,那个前世让他恨之入骨的男人。–薛洋看到那个男人坐在一家咖啡店中,如同前世那个男人坐在客栈一般,十分相似的情况,不同的是,薛洋不再是那个单纯的孩子,他已经因为那个男人变成了一个极端的恶魔。
薛洋自然不会放过他,叫手下人查了查常慈安,知道了常慈安最近和帮中有交易,凤眼一眯,露出嗜血的笑容,“我说过我要灭人家门,就连一条狗都不会放过,何况人呢~”
当晚薛洋便借交易的事来到了常家,薛洋在交易过程中已经想好了常慈安的死法[常慈安留在最后慢慢玩~] 不到半小时,常家便只剩下常慈安一人,常慈安浑身发抖的跪着,求饶道“大哥爸爸爷爷祖宗,求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吧!!!”
薛洋看着眼前跪着的人,这是一个前世对他影响深重的人,可以说他改变了他的认知,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他的人生,如果不是他的那般对待,薛洋或许不是薛洋,但薛洋就是薛洋,无论怎样,他都不后悔自己成为现在这般,他只是痛恨眼前这人当时的对待。
薛洋只是在为七岁的薛洋报仇,他要用因他而塑造而成的报复方式报复常慈安,薛洋先是打了常慈安一顿,然后把他左手的小指剁成肉泥,把手骨打裂。
薛洋突然又想起了那个为了天下大义一直在拯救天下苍生的盲眼道长。那个愿意拯救别人,愿意拯救那个爱笑的少年,可就是不愿意拯救自己的道长。
一时心中颤栗,不禁大声吼叫,拿起随身的刀,便剐向常慈安,等大脑冷静下来后,才发现常慈安已经被发疯的自己凌迟而亡。薛洋大口喘息,揪着心胸处的衣服,想到自己又因为晓星尘而发疯便只觉无奈,心想[道长可真是个妖精]。
在裤兜拿出一颗糖,放进嘴中,口腔中甜滋滋的,可心里仍苦涩。脸上嘴角扬起幅度更大了一些。薛洋看着衣服上的血点皱了皱眉,在常家收刮了一会,终于找到一件白色上衣和黑色长裤,便欢快地哼着曲在常家浴室里洗起了澡~
––––我是薛洋洗澡现场护栏––––
等薛洋收拾好自己后,保持了自己帝都第一美男子
(自称)的颜面后,满意地对着浴室的镜子笑了笑。慢悠悠地走出浴室才发现常家已经被警察包围。
薛洋看着面前一个个神情讶异,举着枪的警察,心想[不小心玩脱了,搞不好这下得去牢里意思意思,坐个几个月咯…才怪!老子的演技绝对可以萌混过关!]脸上瞬间变成一副要哭不敢哭,全身发抖(装)道“你们…你们这群警察可算来了!我刚才快吓死了…”
那群警察中带头的,咳了一声,其他警察才立刻反应过来严阵以待。带头的警察看着薛洋前一刻的愉悦神情突然变成一副受伤的模样,心中很是怀疑,嘴上道“孩子别担心,我们已经将这里包围了起来,不会有危险了,你是这家人的亲戚吗?”
薛洋也看出了带头警官的怀疑,心中已经想好对策。脸上功夫也不落下,挤出了两行清泪,薛洋咽唔道“我…我是来这里和这家主人做生意的,本来…本来谈的好好的,突然…就…有一大群人闯进来,说…说是有人花钱请他们来报仇,他们说不杀…目标以外的人,所以,所以我才逃过一劫,但…也被他们绑在浴室里,我刚才才挣脱…逃出来,虽然我…知道不太好,但我刚才确实感到很…高兴…”薛洋越说越小声,之后便口吐白沫晕了过去…薛洋最后只听到那位带头警官的叫唤… ––––––––~保护洋洋~––––––
薛洋是因为闻到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才从睡梦中苏醒的,半睁开上挑的凤眼,坐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心想[本少爷为了消除怀疑可是连藏在牙口的毒药都吞了一滴,这要是还不行,可说不过去了~(–ρ–)]
“请问你还没好吗?有没有感觉不舒服呢?要不要我帮你叫一下护士小姐?”一道令人舒服的声音入了薛洋的耳道,这声音是他前世最为熟悉的声音,是那个盲眼道长的声音。
薛洋呆愣地转向旁边的病床上的人儿,一位俊秀的男子正笑吟吟地看着呆愣的薛洋,一副温润如玉的样子依旧如前世一般没变。许久,男子就那样笑吟吟地看着薛洋,薛洋反应过后才刚想出声,才觉喉咙火辣辣的,难受地发不出声,整个脸都皱得跟苦瓜一般。
男子嘴角幅度又加大了一点,眼中闪上一片疼惜,男子无奈下了病床,倒了一杯温水给薛洋。薛洋拿过便全灌进口中,道“晓…晓星尘?!”被点名的人笑着点了点头“是我。”

评论
热度(42)

© Vediny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美强了解一下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