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妻之路到底是长还是短啊!(晓薛ooc)

我已经知道什么是“开坑一时爽,填坑苦无言”了(╥_╥)特别是自己写的还不好的情况呀!
向所有写手致敬(●'◡'●)ノ❤
接上文~
–––––––––––––––––––––––––––––––––––
所谓“一叶知秋,一眼万年”
(薛洋和晓星尘能顺利在一起的原因)
在前世,薛洋认为他对晓星尘的感情是禁忌的,他挣扎,他忽视,可都无法消除那情感。 他越挣扎,越忽视,那情感越如同春风吹过的烈火般燃烧不尽。为了不让晓星尘因这股情感而多一个恶心他的理由,被伤害的更大,薛洋将这股无法掩盖的情感所导致的行为向世人曲解为是为了让晓星尘感受被欺骗的痛苦。 但在晓星尘因此而厌生,自杀后,薛洋开始后悔。所以在人地分界知道可以保存记忆轮回时,薛洋便下定决心,一定要让晓星尘知道这份情感,努力让他接受这份情感。时间越长,这份情感也更强烈。结果因为今世和前世的巨大不同,导致薛洋一度以为不会在遇到晓星尘,结果突然的遇见,让薛洋太过于惊喜,所以反应过于迟钝了。
“晓…晓星尘?”
对晓星尘而言,薛洋是一个死劫,也是一个情劫。他确实怀有和薛洋对他一般强烈的情感,在首次去金鳞台归去时,见识了薛洋的娇蛮时,自己虽认为掀摊是不对的,但如果是薛洋做的,只要是薛洋那上挑的凤眼,那露出虎牙的笑容配上恶劣的言语,让晓星尘心中一阵恍惚,所以那时候没反应过来,倒是子琛上去制止了,虽然知道子琛做得对,但是看薛洋不高兴的样子,晓星尘便不忍心甚至有点觉得子琛做得过分了。压抑了心中不正常的感受,晓星尘上前带走子琛,好让薛洋好受点。(见番外恶友~)但也确实,薛洋会为祸天下。晓星尘作为一位不甚了解尘世的人,对于薛洋因为儿时一个人的过错报复到人家全家的行为,只觉得荒唐,认为这样的人肯定对天下苍生不利,所以晓星尘认为再怎么样的感情也不能断了对薛洋的追杀。晓星尘自认为下得了手。可是在后来义庄和薛洋的相处中,即使晓星尘发现了身边这位爱笑的少年是薛洋,但晓星尘下不了手,他知道少年对他的情感和他一样,所以他还是自私地当做没发现,享受和薛洋在一起的美好时光。一切如同梦一般美好。但梦总是要醒的,变数还是来了,但这变数太大,大得让他自责,而在这强烈的打击下,少年扭曲情感的语言如同最后重锤一般,将他的求生感打碎,即使知道少年很有可能是口是心非,可还是‘受伤’了…[如果…如果没遇见你就好了,为什么感到这么恶心…真是…饶了我吧!]晓星尘只想着逃脱了,他满身的恶心透了这世界。在少年打算让他成为凶尸时,他早已逃脱了。在灵魂分开游荡时,他见到了许多尘事,明白了许多。感悟,理解了一些红尘往事。再次灵魂聚集时,重新现世,第一个见到的是子琛。那时,感受很复杂,既高兴又伤感。在与子琛交谈后,又和子琛过上了仗剑天涯的生活,心中总感觉缺了一块,最后不得不在那如薛洋性子一般的情感前认输,晓星尘开始寻找薛洋,可即使是请含光君和夷陵老祖也召不到灵。晓星尘突然想起灵魂聚齐时,去过一次的轮回之境。随后有因找寻轮回之境花了许久,等说服轮回之境主上又磨蹭了点时间,可算是才能带着原身到薛洋身边。虽惊异异世,但还是被中毒昏迷的薛洋吸引了所有的注意。晓星尘看着那熟悉的眉眼,多年来心中缺失的一块突然饱满了起来。[从此以后,我才不再管什么天下大义,我只管薛洋,只要薛洋。]晓星尘下定着决心。 在看到薛洋看见他时的眼神,晓星尘便知自己是有机会的。
“是我。”
薛洋以前认为,用“一叶知秋,一眼万年”这句话来形容真情过于夸张。但在和晓星尘再次对视后,薛洋只觉得,只有这句话可能概括他心中的颤栗。 但即使心中再深情,再理解自己,对方的心意,薛洋仍然改不了自己面对晓星尘就忍不住嘲讽的习惯
“啧,真是难得,心怀天下的高尚道长不去拯救天下苍生,怎么来这找我这令人恶心的对象,是想念你薛爷爷往日对你的照顾吗?” 明明心中不是这样想的,但还是这么说,薛洋揪着床单,脑海中已经可以预想到晓星尘等下令人难受的发言,不禁用虎牙狠咬着下唇。
晓星尘听罢,皱了皱眉,但看着薛洋紧张的样子,又突然释然,神情变得柔和,抬起手用指腹摩擦虎牙,与薛洋对视,浅笑道
“是啊,相公我可想娘子你了。不光是娘子你的照顾还有娘子的一切。也希望娘子还能好好照顾相公我。”
薛洋苍白的脸因这席话而逐渐红润了起来,刚想开口反驳什么。
晓星尘便已附在薛洋圆润的耳垂边道“包括相公的生理需求哦~”
薛洋的脸成功变得火红,这下是彻地底说不出话来了,整个人处于当机状态(((φ(◎ロ◎;)φ)))
弄得晓星尘忍不住用额头抵着薛洋的额头,想搞清楚薛洋是因为中毒副作用才这么脸红 还是因为…晓星尘的话才脸红成这样的。
一时之间,两人靠得很近,除了额头,其他地方相距最近只有零点几公分,最远也不超过10公分(一公分=一厘米) 最近的便是嘴唇,只要两人中有一人动了,他们便会亲吻在一起。 晓星尘这时才觉得有些鲁莽,眼睛只敢往下看,密长睫毛忽闪忽闪的颤动,又担心薛洋过于火红的脸。
薛洋此时已经平复好了疯狂跳动的心,看着晓星尘这‘小媳妇’样(误),想着掰回一城,挽回作为相公的颜面。于是,恶劣的性子又发作了:薛洋向前倾,吻上晓星尘,将舌伸进因晓星尘亲吻的冲击而没紧闭的口腔中,撩拨晓星尘的舌缠绵,同时挪动身体,骑上晓星尘的腰,将其压在床上。
病房内此刻静得只剩口水和衣服摩擦的声音
薛洋满意地看着晓星尘的脸也变得红润,心想[这才像是个媳妇样嘛,刚才那几下,还以为道长是被哪个流氓给夺舍了!等娶回家后我一定得把这小妖精调教好],这才放过晓星尘后,薛洋舔了舔下唇,流氓样地调笑道“这就受不了了,等以后我把你娶回家,咱们洞房的时候你不得‘晕’过去?”
晓星尘见薛洋得意洋洋的样子,挑了挑眉,趁其不备,反压薛洋,含着薛洋耳垂挑弄,趁着薛洋反应不过来,将其双手压制于头顶,并用膝盖蹭了蹭薛洋的胯下。 薛洋只能没好气地控诉道“妈的…恩…晓星尘…你…哼…怎么…嗯哼…会这些东西!你…不是…哈…道长吧,是…流…流氓吧你”
晓星尘笑着起身回应“在下不才,因娘子你这个流氓,曾在云深不知处和魏前辈讨教了一番。” 薛洋一听,脱口便骂道“魏无羡那个老流氓,竟然把我媳妇教成这样,蓝忘机怎么没把他这老妖(腰)给教乖点!整天教坏人!”
“噗”晓星尘把薛洋拥入怀中,笑吟吟道“我会把你这妖精给教乖的。” 薛洋张口还想说什么,但晓星尘又道“睡吧,你刚中毒,不休息的话,身体是不要了吗?有什么话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说~”
薛洋眨了眨眼,总觉得不太真实
[但这样也不错,明天再树立我作为攻的地位好了]
看着晓星尘的睡颜,薛洋闭上眼想到
–––––––––––––––––––––––––––––––––––
终章(下章)开车~洞房花烛夜*٩(๑´∀`๑)ง*

评论
热度(29)

© Vediny |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

美强了解一下呀~